天路歷程

關於部落格
「天路歷程」以小說的方式描述基督徒的生命歷程。我特別感謝送書給我的朋友,不論書或是送書人都對我意義重大。以下提供「天路歷程」的網路版,歡迎連結http://chinachristianbooks.com/new/Christi
  • 77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「特別需要」不見得是「真的需要」

 

話說我有一位朋友,剛認識的時候好像很有話聊
卻又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距離感
覺得在某一個很重要的地方,超級不合

我刻意忽略這個感覺
一心一意想要培養一段真誠的友誼
沒想到,當他展開他的新戀情時
也差不多就是這段友誼終結之時

事情很簡單:
他愛上一個男生,我認為那個男生不夠好
(對我來說,沒有任何一個男生是「夠好」的吧!)
他詢問我的意見,我說了我帶有偏見的評語
最後,他還是選擇跟這個男生交往

針對他們一開始交往的方式
我說出我很直接又不加修飾的感想--
「我是覺得這樣有點偷偷摸摸的....」
然後,這位朋友就被我氣炸了
他覺得我誤解他,對他有不公正的評語
他覺得自己是很大方地交往
為甚麼被我講成「偷偷摸摸」這麼難聽?

其實,交往初期,保持隱密,也沒什麼不對
我真正的意思,其實是暗指那男生還搞不清楚應該如何看待感情
也是質疑我這位朋友,為甚麼願意配合這種不入流的男人?
這樣不是有點屈就自己嗎?
他是很大方阿,可是難道他的大方遇上對方的遮遮掩掩
不會覺得格格不入嗎?
願意為對方調整這麼多,很明顯地感情已經投入很深了
可是認識才三個多月,真正熱絡起來才一個多月阿!
這樣的愛會不會來的太快,不夠真實呢?

從此,我跟這位朋友,就很難再去談什麼深入的東西了
他覺得我嚴重地傷害了他的感情、背叛他對我的信任
我覺得他愛男人勝過愛朋友、而且完全不懂我、不值得交心

其實他沒有錯,錯的人是我
本來愛你的伴侶就是應該勝過愛你的朋友
我只是無法接受,他沒有照我的意思去做--
等一等,等對方夠成熟了,再去談感情
(真要照我的意思,恐怕直等到兩腳進了棺材,也還不能談戀愛)

我的朋友做了正確的選擇--把握機會
而我卻為了他沒有聽我的話:「以保護他自己為優先考量。」
在暗暗的生悶氣

我的朋友覺得我在控制他,他母親也在控制他
他想要掙脫這些控制,他想要自由的做選擇
這是他的掙扎,當他說出來時,我覺得很奇怪
心想:「我哪裡有想要控制你?」

事過境遷,幾個月過後,我重新思考這個事情
我不得不承認,我確實是有想要控制他的慾望
只不過當時我自己還不清楚,他卻敏感地警覺到了!

可是對於我其他的朋友,我可從沒有過這種想控制的慾望
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們在做決定的時候
沒有我這位朋友那麼有障礙
而且我隱約感到這位朋友在面對我的時候,略有一點自卑感
只因為我以前讀的學校比較有名氣
而我其他要好的朋友,個個都是名校出身,沒有這種困擾

再者,我對於這位朋友「渴望交男朋友」的想法
頗不以為然,而且頗有輕視的意思
因為我覺得想要倚靠戀情,是不對的,應該要倚靠神才是
只不過,我有意識地、刻意地淡化這種感覺
因為輕視別人就是在神面前驕傲
我不想驕傲,卻忘記要倚靠神除去我的驕傲
反而用自己習慣的方式--「假裝沒有,矇混過去」

我知道我控制慾很強,可是都是用在我自己身上
我周遭親近的人,個個有主見,不會給我機會控制他們
但是因著這位朋友自己的自卑感
我頭一次有機會去控制別人,雖然最後沒有成功
不過我確實嘗試過,儘管是在無意識下執行的...

現在我跟這位朋友保持著普通友好關係
見了面親切的打招呼,偶而說說笑
而生命中的酸甜苦辣,真正搥心肝的事
就保留下來不便做分享了

他不能也不想跟我分享,怕我論斷他、傷害他的感情
我呢,幾番自討沒趣之後,也就安於這種泛泛之交的關係了
其實我也有受傷,我的受傷來自於先入為主的偏見:
「我以為我找到一個屬靈同伴,一個可以談心的好朋友」
結果其實是只能做「普通朋友」
與我的期待有一些落差,憑良心講我蠻失落的

我不怎麼期待交男朋友、也不急著找終身伴侶
可是我卻非常渴望有一個屬靈同伴
是可以在神的話語上互相提醒、遇到困難彼此安慰的
所以我的失落感,跟那種--「一開始以為找到白馬王子
結果,一轉頭才發現,這個王子不是我心裡想要的那一型」
的黯然心情有得比

我以為--我們可以在遇到困難時,互相傾訴、互相代禱
一開始是做到了,卻在面臨衝突時,自動取消...
我以為--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更多地談論跟神有關的事
其實見了面就是聊天說笑,鮮少提到神...
我以為--我終於能夠輕易地對人敞開心房了,我好高興
其實,受到一點小傷,我就又封閉起來了...

當然,不是說我沒可談心的朋友,只是他們都不在身邊
有時遠水救不了近火,那還不如自己向神禱告來得快速有效

經過這一個事件
我好像也不再期待什麼屬靈同伴了
弟兄姊妹之間,互相關懷、彼此代禱,這樣還不夠嗎?
自己感覺與教會的弟兄姊妹疏離
才會覺得「特別需要」一個屬靈同伴
這種「特別需要」的感覺,其實是自己已經漸漸遠離神的警訊

因著跟這位朋友的不愉快,我反而有機會跟我的小組長多聊聊
(其實是因為我被「約談」了拉,
不過有機會一吐胸中怨氣,我反而覺得輕鬆多了阿!)
也重新調整我自己,投入更多心力在事奉中
結果越事奉越熟,跟青少年熟,也跟幾個弟兄姊妹熟
那種「特別需要」的感覺,便自然消失囉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